在早些的时候,

我还是很喜欢凑热闹的那么个人。

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一个集体给我的骄傲感,

日渐消散。

先是从一个人,

后来是一件事,

后来又第二件事,

最后就是几个人。

慢慢会知道其实谁都在自私地活着,

但是还是有很多人因为他的一个历史,

而对他恭敬不已,丑恶面目视而不见。


 
评论(2)
热度(30)
© 觀子|Powered by LOFTER